<dl id='g6kt6'></dl>

      <code id='g6kt6'><strong id='g6kt6'></strong></code>
      <fieldset id='g6kt6'></fieldset>
      1. <ins id='g6kt6'></ins>

        <i id='g6kt6'></i>
      2. <tr id='g6kt6'><strong id='g6kt6'></strong><small id='g6kt6'></small><button id='g6kt6'></button><li id='g6kt6'><noscript id='g6kt6'><big id='g6kt6'></big><dt id='g6kt6'></dt></noscript></li></tr><ol id='g6kt6'><table id='g6kt6'><blockquote id='g6kt6'><tbody id='g6kt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6kt6'></u><kbd id='g6kt6'><kbd id='g6kt6'></kbd></kbd>

          <acronym id='g6kt6'><em id='g6kt6'></em><td id='g6kt6'><div id='g6kt6'></div></td></acronym><address id='g6kt6'><big id='g6kt6'><big id='g6kt6'></big><legend id='g6kt6'></legend></big></address>
        1. <i id='g6kt6'><div id='g6kt6'><ins id='g6kt6'></ins></div></i>
          <span id='g6kt6'></span>

          從2463部直降到438部,網絡電影減量提質進行時

          • 时间:
          • 浏览:11

          作者/曲奇 編輯/謝維平 劉景慕

          在被叫瞭五年之後,在官方的引導下,“網絡大電影”迎來瞭一個新的名字,“網絡電影”。

          同時發出瞭急切的呼籲,“為推動網絡電影精品化,專業化發展,呼籲更多電影領軍人物、專業電影人才關註、支持、投入網絡電影行業。”

          改名的同時,2019年的“網絡電影”卻一直不溫不火。




          2014年的網絡電影方興未艾之時,也曾締造過幾十萬撬動上千萬回報的神話。但時間過去瞭五年,網絡電影好像走到瞭一個死胡同:成本越來越高,數量越來越少,“爆款”也很少出現。在2018年出現5000萬分賬時,行業所展望的“票房破億”,也並沒有出現。

          但是,先別急著唱衰。數據上來看,今年的網絡電影表現並不差。

          娛樂資本論的矩陣號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統計發現,雖然高票房網絡電影短缺,上半年上線的網絡電影數量也僅有438部,同比去年減少40%,目前為止也隻有《鬼吹燈》票房第一,且尚未突破3000萬,但總體收入並沒有減少。

          去年網絡電影TOP30票房為5.9億,2019年前三季度 TOP30的票房達到4.59億,非常有希望在最後一個季度實現對2018年的超越。此外,今年分賬票房破千萬的網絡電影已經超過30部,同樣好於去年同期。

          但是,盡管如此,對於整個行業來說,最重要的,還收急需破局之作。畢竟在巨大收益的背後,優質的內容才是讓網絡電影長久發展的關鍵。

          實際上,網絡電影已經到瞭一個要麼巨大創新,要麼走向衰亡的關鍵節點。



          網絡電影不再迷信數量

          從2014年到2019年,過去的網絡大電影,經歷瞭近5年的野蠻生長,終於迎來瞭一個充滿儀式感的變革。在首屆中國網絡電影周上,“網絡大電影”一詞正式變成過去式,整個行業達成瞭共識,使用“網絡電影”來稱呼在網絡視頻平臺發行的電影。

          雖然隻減少瞭一個“大”字,但這裡面體現網絡電影行業的決心卻大有不同。阿裡大文娛電影業務負責人李捷在群訪環節時說到,“當你叫網絡電影的時候,要提高創作和內容的質量,要對得起‘電影’兩個字。“




          過去粗制濫造的網絡大電影,很少有可以達到電影標準的。網絡電影周的媒體群訪上,一位央媒的記者直言,“過去我們主流媒體根本就不報道網絡電影,覺得它們質量太差,不上檔次。”這次希望三大平臺介紹幾部今年優秀的網絡電影,推薦給他們的讀者。

          面對這樣“尷尬”的問題,三大平臺的負責人並沒有感到不快,“我得給你鞠個躬“李捷站起身來向這位記者表示瞭感謝。企鵝影視副總裁常斌也直言,整個行業值得推薦的網絡電影屈指可數,”我們幾傢基本加起來一隻手就夠瞭。“

          面對網絡電影這樣尷尬的現狀,“減量提質”成為網絡電影周上,愛奇藝、騰訊和優酷三大視頻平臺和眾內容方的訴求也就不難理解瞭。

          其實,從2018年和2019年新上線網絡電影的數量來看,量的問題已經在有意控制瞭。2014年網絡電影上線的數量為450部,2015年為680部,2016年達到峰值2463部,2017年出現回落1892部,2018年1468部,2019年上半年438部,同比減少40%。

          一方面,是網絡視聽節目的審查趨嚴。網絡電影經過2016年的野蠻生長後,引起瞭當局的重視,部分涉及低俗、暴力、色情和臟話等影片因政策原因被下線。網絡電影“精品化”和“專業化”被首次提出。

          今年2月,國傢廣電總局下發《關於網絡視聽節目信息備案系統升級的通知》, 並上線瞭新的“重點網絡影視劇信息備案系統”。以往由視頻平臺代為備案的網絡電影,改為由片方自主備案,片方從通過規劃備案到取得上線備案號有時候需要花費長達兩三個月的等待審批通過,等到成片上線前仍需要嚴格且漫長的修改和等待。

          網絡電影周的沙龍上,一傢傳媒公司的創始人告訴娛樂資本論,“審查變得越來越嚴,自己的新片子前幾天備案沒過審。“審查問題在行業裡似乎已經見怪不怪瞭,另外一傢制作公司的負責人跟娛樂資本論的矩陣號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解釋,”這其中一部分因素是片方向北京廣電提交的項目多,導致北京對網絡電影的審查更加嚴格。為瞭避免在審查階段被斃,除瞭改劇本,還有一種方式就是在審查環境略為寬松的地區進行備案,比如江浙等地。”

          雖然政策監管變嚴,但仍然有一部分網絡電影從業者認為,政策的引導對這個成熟度還不夠的行業是有推動作用的。《毛驢上樹》出品人、奇樹有魚的CEO董冠傑在接受娛樂資本論專訪的時候,表示瞭對政策的支持,“政府現在的整體把控還是比較溫和的,一步一步的讓從業者知道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

          除瞭政策變嚴,視頻平臺也在改變,愛奇藝會員和海外業務群總裁楊向華,在接受娛樂資本論專訪時表示,“政策對網絡電影和院線電影的標準是一致的,平臺的減量主要還是市場選擇的結果。”

          當下的網絡電影,主要還是依賴於視頻平臺對它們的補貼,但補貼這種商業模式是不可持續的。視頻平臺已經過瞭高速發展的成長階段,依靠內容數量拉動會員增長的壓力得到緩解,網絡電影依靠平臺發展和題材紅利的發展優勢在逐漸減少。視頻平臺形成穩定的格局後,有數量無質量的網絡電影已經無法滿足平臺和用戶的需求。從量變到質變,從短平快到精品化,這也是視頻平臺的戰略轉型。

          就如同貓眼和淘票票、美團點評和餓瞭麼等行業賽道一樣,頭部公司形成壟斷後,雖然還是要爭取更多的市場份額,但也要進行差異化發展,對視頻平臺來說,這要靠的就是質的提升。過去,優愛騰三大平臺往往被視為競爭對手,但最近卻聯合發出瞭三份倡議書,一傢很難改變產業環境,從對手變成盟友,三傢合力或許可以把網絡電影引向更好的方向。



          愛奇藝明年會繼續加大對網絡電影的投入,但也要把更多的資源傾斜給更少的影片,形成片方和平臺的良性循環。愛奇藝對網絡電影的投入在加大,優酷在今年的上海電影節發佈“錦繡計劃”,宣佈參與投資、宣發,與一流的網絡電影公司共同合制精品網絡電影。

          那麼,平臺對網絡電影未來的預期是什麼?常斌希望,網絡電影未來可以實現單點付費。好萊塢的部分影片早已開始實行單片付費,今年部分國產電影也開啟瞭單片付費的模式,但網絡電影的質量遠未能夠達到院線電影的標準,“讓用戶為低質量影片付費,我們也不好意思。”李捷說道。



          網絡電影提“質“破局路在何方?

          2018和2019年,網絡電影的數量是下來瞭,但還面臨一個問題,如何提高質量。網絡電影質量低、題材同質化的形象,很難因為改名就讓外界對它的評價有所改變,而這一形象也阻礙瞭專業人才的湧入,幫助這個新興行業發展。

          2015年,“山寨”陳凱歌導演《道士下山》的網絡電影《道士出山》締造瞭票房神話,28萬成本、8天拍攝期、最終分賬票房達到2800萬元,網絡電影行業在那之後湧入瞭很多新玩傢,同時也給外界留下瞭網絡電影蹭IP的印象。網絡電影的分賬冠軍《大蛇》,豆瓣評分3.4,雖然有多達5000萬的票房,但其在視頻網站上的評分也隻有5.2。

          當下,網絡電影類型偏窄、同質化嚴重、質量普遍差是不爭的事實,雖然今年出現瞭《大地震》《毛驢上樹》這類現實主義題材的作品,但奇幻、古裝和怪獸等類型片仍然占據網絡電影的半壁江山。觀察優酷今年4-9月分賬票房TOP10,影片類型主要還是集中在奇幻、冒險和怪獸等題材上面,還有少數喜劇、武俠等。

          此外,一些系列影片也出現瞭觀眾流失的現象。愛奇藝平臺上,《陳翔六點半之鐵頭無敵》去年的分賬票房為3087萬元,有效觀影人次948萬,今年的《陳翔六點半之重樓別》票房隻有2117萬,有效觀影人次722萬。《濟公》系列同樣出現瞭票房和觀影人次的同比下滑。這個數據意味著,網絡電影的發展沒有跟上觀眾審美和需求的提升,網絡電影的片方如果還以過去的標準“愚弄”觀眾,是走不通的。

          系列片和類型片的題材紅利在減少,給瞭新題材的生長空間,動作類、槍戰類等強商業化的類型片更受網絡電影受眾歡迎。今年,強商業化和現實主義題材相結合的影片,《大地震》分賬票房突破1500萬,《毛驢上樹》的分賬票房也突破千萬。這類影片以真實事件為藍本進行改編,故事相對紮實,主創規格相對較高,不僅取得瞭經濟效益,同時還兼具社會效益。

          官方在近期的重大場合再次強調,堅持輿論引導正確導向,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這意味著,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裡,註重社會效應的作品,比如現實主義題材還會是官方提倡的創作主流。

          網絡電影要提升質量,最關鍵的點在於增加預算、拉長創作周期,以及高質量主創的加入。網絡電影發展5年,並沒有像網劇和網絡綜藝那樣,吸納到很多傳統影視行業的人才。具備真正專業、實踐經驗的人才不夠,對網絡電影來說是一個考驗。

          網劇已經吸引到多名院線電影的大導進行執導拍攝,比如管虎導演的《鬼吹燈之黃皮子墳》,2017年就在騰訊視頻上播出瞭,張藝謀和王傢衛等導演跟歡喜傳媒簽訂的合約裡,同樣有監制或拍攝網劇的計劃。

          但是網絡電影至今還沒有一位有名氣的導演願意試水,甚至演員、編劇們聽到網絡電影,都敬而遠之。網絡電影《靈魂擺渡·黃泉》的主演於毅呼籲網絡電影能像院線電影一樣,給演員更多的創作空間和準備時間。



          網絡電影目前都有哪些人在參與呢?北京一傢傳媒公司的總經理B君告訴娛樂資本論,“主要還是過去(網生內容)圈子裡的人在做,外面進來的人很少。“在網絡電影周的沙龍上,另一傢公司的項目負責人表示,她在這個圈子裡已經待9年瞭,一直從事網生內容的創作,是從更早的微電影轉來做網絡電影的。

          針對這樣的現狀,楊向華希望,網絡電影可以為還沒進入電影行業的年輕人提供平臺,作為他們進入行業的敲門磚,電影公司在培養後備人才的時候,也能投資或者制作一些網絡電影,幫助行業和年輕人共同發展。

          頂級導演的時間和精力是有限的,有限的時間會優先排給他們最想做的項目上,同時網絡電影目前還不具備讓他們發揮的空間。將目光放在年輕人和腰部的導演上,讓這些有時間且具有創作能力的人參與網絡電影制作中來,才符合現階段網絡電影的發展現狀。



          對於網絡電影的未來,B君認為未來的發展前景還是很大的,但也不會因為改名就讓行業有明顯的改變,他認為網絡電影質量的高峰期2022或者2023年才會到來。院線電影多年來一直在高速發展,近兩年因為體量大瞭有所放緩,但《流浪地球》和《哪吒》對拓展電影題材和打破動漫天花板做出瞭貢獻。網絡電影和院線電影的差距,如果隻是發行渠道不同,也會有出超級爆款的那一天。